蒙药治疗慢性荨麻疹37例临床观察

  • 时间:
  • 出处:荨麻疹
  • 作者:admin
  • 浏览:250

  【摘要】目的:观察蒙药传统药浴治疗荨麻疹的临床疗效。 方法:选择符合慢性荨麻疹诊断标准的74例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37例。对照组给予依匹斯汀胶囊治疗,治疗组采用蒙药传统药浴治疗,观察对比治疗前后及停药1月后各组患者临床症状改善情况。结果:治疗3周后,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189%,对照组的为7567%,两组总体疗效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1个月,治疗组的复发率为1765%,对照组为4643%,两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前后两组组内临床症状体征总积分进行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组间临床症状体征总积分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诺意义(P<005);治疗期间,治疗组未见严重不良反应情况发生。结论:蒙药传统药浴治疗荨麻疹疗效确切,能明显改善患者临床症状,在降低复发率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关键词】蒙药;传统药浴;荨麻疹

  【中图分类号】R75825【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6)21-0096-03

  荨麻疹,蒙医称其为“古日布希”病,是皮肤上隆起浮肿块,以奇痒、灼热感为特征的一种皮肤病[1]。俗称风团、风疹团、风疙瘩、风疹块(与风疹名称相似,但却非同一疾病),蒙医药浴是蒙医临床外治法重要疗法之一,以冬青叶、刺柏叶、水柏枝、麻黄、小白蒿所组成称为五味甘露浴[2],蒙医经典《甘露点滴》及《蒙医药选编》等着作对五味甘露浴的传统理论进行不断的完善,对它适应症和禁忌症作了明确记载。近年来在《中国医学百科全书·蒙医分册》对五味甘露浴的配伍、加减、施治等操作方法作了详细叙述,笔者采用传统蒙药药浴治疗本病,并与西药治疗相比较,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选取2013年3月至2014年3月至来我科诊治的荨麻疹患者74例,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治疗组37例,男25例,女12例,年龄18~59岁,平均(3830±1150)岁,病程1~6年,平均(208±188)年;对照组37例,男21例,女16例,年龄18~59岁,平均(3890±1044)岁,病程1~7年,平均(194±178)年。两组性别、年龄、病程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纳入标准①凡符合慢性荨麻疹诊断标准及蒙医诊断标准,年龄在15~60岁,男女不限;②病程≥6周,每周至少2次,次发作持续时间≤24h;③对本药浴药物及依匹斯汀胶囊无过敏反应;④征得患者本人同意,并签署知情通知书。

  13排除标准①凡年龄<15岁>60岁者;②心脏病患者;③有严重肝肾功能不全者,高血压及其他严重的系统性疾病;④低血压患者⑤同时使用其他可影响荨麻疹病情的药物;⑥精神或躯体上的残疾;⑦严重哮喘⑧皮肤溃烂\创伤者⑨凡未按规定服药,不配合医生观察而影响结果可信性或安全性的判断者。⑩最近3个月献血者及参加其他临床试验采血者。⑧周围血象如白细胞低于35×109/L或血小板低于50×1012/L的患者。

  14诊断标准

  141西医诊断标准参照《临床诊疗指南·皮肤病与性病分册》[3]制定。①皮疹为大小不等的风团,孤立存在或融合成片数小时内风团减轻,变为红斑而渐消失。②病程在6周以上;③反复发作,常难以找到病因。

  142蒙医诊断标准参照《蒙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制定[4]。①大小不等、突出皮肤,边界清楚淡红色丘疹。②时起时消,消退后不留痕迹,瘙痒难耐,无固定部位。③患者皮肤敏感,用钝器划,沿着划痕发生条状隆起。④皮损6周以上不治愈或反复发作会转为慢性荨麻疹。

  15治疗方法

  151对照组采用口服依匹斯汀胶囊治疗。用法:依匹斯汀胶囊(商品名:凯莱止,生产厂家:重庆药友制药有限责任公司,批准号:国药准字H20130054),每日1次,1次10mg。

  152治疗组采用蒙药药浴治疗。用法:将冬青叶、刺柏叶、水柏枝、麻黄、小白蒿、花椒、大料等[5]七味药物入锅,加满清水煎煮,约烧至半锅时,取出药汁,药渣锅中再加满清水,重复煎煮,待烧至4/6时,再次取出药汁,复加满清水煎煮,待烧至3/10时,用筛滤去药渣,将3次药汁合并,即可入浴,每天入浴。浴时先将药水加热至适当温度,入水浸浴,稍凉时频加热的药水补充,调节水温。

  两组均7d复查1次,疗程21d。同时对患者进行荨麻疹的注意事项及健康教育,避免受风着凉、禁忌辛辣生冷等刺激性食物。

  16观察指标记录患者治疗前及治疗3周的临床症状,进行临床症状评分。停药后1个月,继续随访痊愈和显效的患者,以观察复发率。

  17评分标准评分标准参考欧洲MILOR[6]的研究,研究者按0~3级标准对患者慢性荨麻疹临床主客观症状进行评分。①瘙痒程度:0分为无瘙痒;1分为轻度瘙痒,不影响正常生活和工作;2分为中度瘙痒,每晚因瘙痒觉醒次数<2次,影响睡眠,但不影响正常工作和生活;3分为重度瘙痒,每晚因瘙痒觉醒次数>3次或无法入睡,影响正常生活和工作。②风团数目:0分为无风团;1分为1~10个;2分为10~20个;3分为20个以上。③风团大小:0分为无风团;1分为风团直径为<15cm;2分为15~25cm;3分为>25cm。④风团发生次数:0分为无风团;1分为风团每日出现1次;2分为2~3次;3分为>3次。⑤每次发作持续时间:0分为无风团;1分为风团持续时间<4h;2分为风团持续时间4~12h;3分为持续时间>12h。

  18疗效判定 比较治疗组和对照组各指标变化情况,根据每个患者治疗前和治疗后的症状总积分按下列公式计算症状积分下降指数(Symptom Score Reduce Index,SSRI)。 症状积分下降指数(SSRI)[7]=(治疗前症状积分-治疗后症状积分)/治疗前症状积分。根据SSRI评价总体疗效。标准为:无效:SSRI值<020;进步:SSRI值020~060;显效:SSRI值060~090;治愈:SSRI值≥090。总有效率=(痊愈例数+显效例数)/病例总数×100%;复发率=复发例数/(痊愈例数+显效例数)×100%[8]。

  19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l60统计软件处理研究数据,计量资料以(x±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临床疗效比较用药3周后观察治疗效果,治疗组总体有效率为9189%,对照组总体有效率为7567%,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组总有效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两组1个月后复发率比较停药1个月后对痊愈和显效患者进行随访,治疗组34例中有6例复发,复发率为1765%;对照组28例有15例复发,复发率为4643%。治疗组的复发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两组患者治疗前后临床症状体征积分比较治疗前两组临床症状体征总积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治疗前、后总积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治疗前、后总积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治疗后总积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明治疗组治疗后临床症状体征改善更加明显。详见表3。

  24安全性评价 治疗期间,治疗组未见严重不良反应,对照组3例出现恶心、胃肠不适等不良反应,门诊处理后消退,未退出治疗。

  3讨论

  荨麻疹是由于各种因素致使皮肤粘膜血管发生暂时性炎性充血与大量液体渗出,因微血管暂时扩张、渗透性增加、血清渗入组织内引起,造成局部水肿性的损害。其发生或消退迅速,有剧痒。可有发烧、腹痛、腹泻或其他全身症状。可分为急性荨麻疹、慢性荨麻疹、血管神经性水肿与丘疹状荨麻疹等。据调查,约有15%~20%的人曾至少发生过一次荨麻疹[9]。荨麻疹病因复杂,约3/4 的患者不能找到具体原因,尤其是慢性荨麻疹,常见的发病诱因有食物、药物、感染、物理因素(冷、热、光、压力等)、动物及植物因素、内脏及全身性疾病等影响。西医目前无有效的根治方法,且易复发,副作用大。蒙医认为荨麻疹的致病原因很多,如过食辛辣味、涩、轻性之饮食,导致胃肠障碍;肠内寄生虫;经常失眠或饥饿时劳累过度;情志受刺激;久患吐、泻病;久居潮湿之地或汗后受凉;月经不调;对某种药物或食物的不适应等。蒙医传统理论认为药浴五味甘露之冬青叶、刺柏叶、水柏枝、麻黄、小白蒿等五味配合,具有祛巴达干(似祛寒)、除黄水(似燥湿)、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益肾壮腰等功能。用以治疗四肢僵直或痉挛、胃火衰败、脾血不足、肾脏寒症赫依(气)、外症汤疮以及皮肤疾病等症颇有良效[5],在此基础上加温中散寒、除湿止痛、止痒功效的花椒、大料[5],有更好的疗效。

  本研究结果显示,两组治疗后总积分均显着下降,表明两种方法均能有效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和体征;治疗组治疗后总积分改善优于对照组,表明雷火灸法的改善作用更明显;两组总有效率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在整体疗效方面蒙药药浴疗法优于依匹斯汀。停药1个月后随访,蒙药药浴疗法复发率仅为1765%,而依匹斯汀复发率则为4643%,说明蒙药药浴疗法在降低复发方面有明显优势。蒙药药浴疗法在降低不良反应方面也优于依匹斯汀疗法。

  蒙药药浴疗法可以弥补现代医学对荨麻疹的治疗疗效差、副作用大、易复发等弊端,蒙药传统药浴不良反应低、复发率低、临床疗效较好,值得在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 蒙医学编辑委员会.中国医学百科全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1992:157.

  [2] 白清云.中国医学百科全书[M].赤峰:内蒙古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830.

  [3] 中华医学会.临床诊疗指南·皮肤病与性病分册[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70-71.

  [4] 乌兰.蒙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M].北京:民族出版,2007:288-289.

  [5] 蒙医学编辑委员会.中国医学百科全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1992:38,215,182.

  [6]Benavides J,Schoemaker H,Dana C,et al.In vivo and in vitro in-teraction of the novel selective histamine H1 receptor antagonist mizolastine with H1 receptors in the rodent[J].Arzneimittelforschung,1995,45:551-558.

  [7]刘玲玲.咪唑斯汀治疗慢性荨麻疹的随机双盲研究[J].中华皮肤科杂志,2003,6(32):306-309.

  [8]郭静. 当归饮子加减方治疗慢性荨麻疹的临床观察[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32(2):216.

  [9]赵辨.中国临床皮肤病学[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 742.

  (编辑:程鹏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