腧穴自血疗法对慢性荨麻疹患者外周血白三烯B4、γ干扰素和IL—2的影响及疗效研究

  • 时间:
  • 出处:荨麻疹
  • 作者:admin
  • 浏览:273

  【摘要】 目的:探讨腧穴自血疗法对慢性荨麻疹患者外周血白三烯B4、γ干扰素、IL-2的影响和临床疗效。方法:选取2013年12月-2015年1月本院收治的慢性荨麻疹患者30例作为治疗组,另选取同时段在本院进行体检的健康人30例作为对照组。治疗组采用腧穴自血疗法,采用ELISA法检测治疗前后患者的血清LTB4、IFN-γ、IL-2水平,并评价临床疗效。结果:治疗前,治疗组的血清LTB4高于对照组,血清IFN-γ、IL-2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治疗组血清LTB4低于治疗前,血清IFN-γ、IL-2均高于治疗前,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患者治疗后的临床评分为(5.56±1.74)分,低于治疗前的(7.73±1.79)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结论:腧穴自血疗法可能通过降低患者外周血中LTB4水平,升高IFN-γ、IL-2水平,以此起到治疗慢性荨麻疹的作用。

  【关键词】 慢性荨麻疹; 腧穴自血疗法; 白三烯B4; γ干扰素; IL-2

  慢性荨麻疹为临床常见的皮肤病,以反复出现的风团,同时伴以瘙痒为特点。本病易于诊断却难以根治,且具体发病机制不清。40%的患者的病程可持续10年以上[1],从而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文献[2-6]研究证实,自血疗法治疗慢性荨麻疹具有效果好、副作用小、易于接受的特点,经络穴位介入自血疗法疗效较自血疗法好[7-8],但其作用机制尚不清楚。本研究观察了30例慢性荨麻疹患者经腧穴自血疗法治疗的临床效果及治疗前后外周血中LTB4、IFN-γ和IL-2水平的变化,为腧穴自血疗法在临床上的广泛应用给予试验理论支持,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3年12月-2015年1月本院收治的慢性荨麻疹患者30例作为治疗组,入选标准:自体血清皮肤试验阳性,临床诊断为慢性荨麻疹的患者。排除标准:(1)有各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其他过敏性疾病及伴有严重系统性疾病的患者;(2)在就诊前3 d服用过抗组胺药;(3)2个月内服用过糖皮质激素等影响身体免疫功能的药物。另选取同时段在本院进行体检的健康人30例为对照组。治疗组30例,男18例,女12例,年龄17~57岁,平均(35.45±8.37)岁;病程3个月~15年,平均(31.38±22.12)个月。健康对照组30例,男17例,女13例,年龄18~53岁,平均(29.26±12.67)岁。两组研究对象的性别、年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试验已通过伦理审查,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1.2 治疗方法 治疗前抽取上肢外周静脉血2 mL,待消毒双侧足三里穴位后,每侧用1 mL注射于穴位,待穴位获得酸、麻、胀感后再将自血慢慢推入,退针后按压穴位2~3 min,每3天注射1次,6次为一疗程。由医院中心实验室采用EALSA法测定治疗前后外周血中LTB4、IFN-γ和IL-2水平,与30例健康人对照,试验检测按各试剂盒的说明书进行。试剂盒购自美国ADL公司。

  1.3 评价标准 按瘙痒程度、风团大小、数量及水肿程度评分[9],具体评分标准见表1。

  1.4 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 19.0统计软件来进行数据处理,计量资料用(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采用 字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治疗前LTB4、IFN-γ、IL-2水平比较 治疗组患者治疗前血清LTB4水平显着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8.826,P<0.05);治疗组患者治疗前血清IFN-γ、IL-2水平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t=9.660、12.776,P<0.05),见表2。

  2.2 治疗组患者治疗前后血清LTB4、IFN-γ、IL-2水平比较 治疗后,治疗组外周血LTB4低于治疗前,IFN-γ、IL-2均高于治疗前,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t=2.649、9.247、7.684,P<0.05),见表3。

  2.3 治疗组患者治疗前后临床症状和体征的评分比较 治疗组患者治疗后的临床评分为(5.56±1.74)分,低于治疗前的(7.73±1.79)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4.12,P<0.001)。

  3 讨论

  慢性荨麻疹的具体发病机制至今不明,研究证明其发病机制可分为免疫和非免疫性,免疫反应类型包括Ⅰ、Ⅱ、Ⅲ型变态反应,非免疫性的是由组胺释放剂引起[10],其中白三烯(LTB4)是目前已知对白细胞趋化作用最强的一种炎症介质LTB4在炎症、免疫系统和变态反应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11]。LTB4是花生四烯酸经脂氧合酶途径的一个代谢产物,主要由嗜酸性粒细胞、中性粒细胞、肥大细胞、单核-巨噬细胞等细胞产生,其主要的生理作用在于趋化炎性细胞浸润到皮损部位与内皮细胞黏附,并使其脱颗粒与释放溶酶体,增加血管通透性的作用,形成组织水肿和损伤,参与过敏性疾患的速发相和迟发相反应[12]。同时LTB4还可强化肥大细胞释放炎症介质的效应,参与变态反应发病机制的调节[13-14]。本文研究显示腧穴自血疗法后慢性荨麻疹患者外周血中LTB4水平明显下降,从而抑制了炎症反应,使慢性荨麻疹病情得以缓解。

  IFN-γ、IL-2属于Th1型细胞,是促进CD4+细胞转变成Th1细胞的主要细胞因子。它主要由激活的T淋巴细胞产生,主要作用是促使CD4+细胞向Th1细胞分化,抑制向Th2细胞分化[15]。文献[16]研究证实,细胞免疫在慢性荨麻疹发病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地位。细胞免疫造成的免疫功能损伤主要与Th细胞亚群失衡密切相关[17-18]。正常机体的Th1/Th2相互调节,处于动态平衡,而慢性荨麻疹患者由Th1分泌的IFN-γ、IL-2水平降低[19]。本文研究显示腧穴自血疗法后慢性荨麻疹患者外周血中IFN-γ、IL-2水平较治疗前提升,从而促进CD4+细胞向Th1细胞分化,恢复Th1/Th2平衡状态。

  自血疗法是一种治疗过敏性疾病的传统方法,它的理论依据可能是用少量的自体外周静脉血不断刺激机体,从而使机体产生免疫耐受,达到治疗过敏性疾病的目的。中医理论认为荨麻疹多由身体虚弱,气血不足引起[20]。经络穴位介入自血疗法集中医传统疗法的针刺、放血、穴位注射,三种疗法于一体,具有取穴(作用点)少、操作安全简单,疗效可靠等优点,可激发和调节机体的免疫功能;自血以有效的抗原刺激,可以促进网状内皮系统的细胞吞噬作用以及产生相应的抗体,抑制变态反应,以抵抗外来过敏原的刺激干扰,有利于过敏性疾病的康复[21]。目前对于经络穴位介入自血疗法治疗慢性荨麻疹在临床疗效观察上的研究很多,研究也标明这种疗法确实有效,而且治疗方便、费用低廉,很受患者欢迎,在临床上应用广泛。但目前对于经络穴位介入自血疗法后炎性介质的变化目前尚无相关报道,本研究发现治疗前患者血清LTB4水平明显高于健康对照组(P<0.05),IFN-γ、IL-2水平明显低于健康对照组(P<0.05),腧穴自血疗法可以降低患者LTB4水平和临床评分,升高IFN-γ、IL-2水平。提示腧穴自血疗法其作用机制可能是影响了LTB4、IFN-γ、IL-2的代谢,以此治疗慢性荨麻疹。

  参考文献

  [1] Guldbakke K K,Khachemoune A.Classification and treatment of urticaria:a brief review[J].Dermatology Nursing,2005,17(5):361-364.

  [2]徐佳,曲惠卿.针灸加自血穴注治疗慢性荨麻疹30例临床观察[J].江苏中医药,2005,26(7):34-35.

  [3]石永成,魏宾福.自血疗法治疗慢性荨麻疹30例[J].人民军医,2002,45(11):679.

  [4]吴海斌,石家宴,魏旭,等.自血疗法在自身免疫性慢性荨麻疹疗效中的临床研究[J].岭南皮肤性病科杂志,2009,16(2):108-110.

  [5]赵跃凤,杨玉峰,金培志.足三里穴位自血疗法治疗慢性荨麻疹体会[J].河北中医药学报,2011,26(1):30-31.

  [6]黄永华,李其林,盛文婷,等.腧穴自血疗法对慢性荨麻疹患者外周血白三烯B4和前列腺素D2的影响[J].中国医学创新,2012,9(20):18-19.

  [7]雷喜荣,周洁仙,丘红.经络穴位介入自血疗法治疗慢性荨麻疹的应用研究[J].中国当代医药,2009,16(11):126-127.

  [8]万远芳,段兵权,温馨.自血穴位注射对慢性特发性荨麻疹患者的疗效观察[J].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杂志,2014,13(5):288-291.

  [9]熊瑛.美能片联合盐酸西替利嗪治疗慢性荨麻疹疗效观察[J].中国麻风皮肤病杂志,2006,22(10):878-879.

  [10]张学军,刘维达,何春涤.现代皮肤病学基础[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1:660.

  [11]韩春光,刘永学.白三烯B4受体析亚型BLT2的研究进展[J].生理科学进展,2005,36(3):262-264.

  [12] Erbagci Z.The leukotriene receptor antagonist montelukast in the treatment of chronic idiopathic urticaria:a single-blind,placebo-controlled,crossover clinical study[J].The Journal of Allergy and Clinical Immunology,2002,110(3):484-488.

  [13] Yamaoka K A,Dugas B,Paul-Eugene N,et al.Leukotriene B4 enhances IL-4-induced IgE production from normal human lymphocytes[J].Cellular Immunology,1994,156(1):124-134.

  [14] Nicosia S,Capra V,Rovati G E.Leukotrienes as mediations of asthma[J].Pum Pamacol Ther,2001,14(1):3-19.

  [15] Grünig G,Ford J G,Donaldson D D,et al.Roles of interleukin-13 and interferon-gamma in lung inflammation[J].Chest,2002,121(3):88S.

  [16]门守保.慢性特发性荨麻疹患者血清IL-2、4、6、8、10、12及IFN-γ的检测及临床意义[J].皮肤病与性病,2011,33(5):255-257.

  [17]朱亚丽,郑磊.盐酸西替利嗪分散片联合卡介菌多糖核酸治疗慢性荨麻疹的疗效观察[J].中国现代医生,2015,53(7):70-72.

  [18]安晓红.卡介菌多糖核酸联合西替利嗪治疗慢性荨麻疹疗效观察[J].中国校医,2013,27(7):557-559.

  [19] Chen J,Zhang Y,Deng Z.Imbalanced shift of cytokine expression between T helper 1 and T helper 2(Th1/Th2) in intestinal mucosa of patients with post-infectious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J].BMC Gastroenterology,2012,12(1):1-6.

  [20]赵炳南.临床经验集[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221.

  [21]曾裕宏,韦怀籍,祝秀文,等.自血疗法的临床应用进展[J].中国民间疗法,2005,13(7):63-65.

  (收稿日期:2016-03-15) (本文编辑:张爽)

猜你喜欢